【即將播放─編劇的寫作習題】盧熙京編劇座談

4663796.jpg

「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儘管問我!」
這句話在座談中很常見,不過一開場就是這句話,立刻讓台下安靜準備聽講的大家驚呼,騷動了起來。
 
「與其我自己講,不如一開始就讓大家來問我吧。」與嬌小外表相反,盧熙京編劇眼神及語氣帶著堅定,氣場十分強。
                  
盧編準備充足,來回間也只回答了五個問題,但是訊息量已經爆棚,我抄都來不及啊!

與粉絲專頁重點摘要不同這裡是較詳細紀錄當天的問答內容,因為都是手抄憑個人記憶難免有疏漏,問題則簡要記之。

 

Q1:靈感的來源?

A1:觀察。大家有觀察身邊周遭的人事物嗎?要與人溝通,並且關心。人除非是照鏡子,不然看不到自己的五官,所以觀察自己並不容易。

首先觀察父母。不過是「客觀」觀察自己的父母。如果看太遠,會是虛無的,無法產生共鳴。

 

Q2:如何訓練新人作家呢?

A2:自己並沒有徒弟。但是有討論的對象。在韓國編劇這行有助理編劇,「才能」對我沒有差別。

如果要挑選助理編劇會希望「一日吃三餐」、「要運動,體力好」、「談得來,不偏頗」。編劇是腳踏實地的勞動者。千萬不能傲慢,這是很愚昧的。

曾經看過一部電影「阿瑪迪斯」講述莫札特與嫉妒他的薩利耶里的故事,看完之後自己很好奇薩利耶里的作品,於是詢問了音樂產業的友人,結果朋友說薩利耶里並沒有留下作品。因為一生都在嫉妒莫札特度過,總是覺得自己的作品不好,最終沒有留下作品。反觀莫札特終其一生都在努力創作,有天在街上發現樂器行裡有一首非常好的曲子的樂譜,於是買回去跟妻子說,這個人寫得極好,一定是個音樂天才。他的妻子回答他:「笨蛋,這個就是你做的啊!」可見莫札特作品已經多到自己都忘記做過的曲子。

 

自己在從事編劇25年來,仍舊秉持「至少每天寫一句話」的習慣。如果靈感來了,拿起手機或隨身攜帶的本子就趕快記下來。不能害怕、討厭自己寫的東西。一直看著就會喜歡自己的寫的,要先稱讚自己!先愛自己就會漸漸變好。

但是糾正也會讓自己更上一層樓。自己的身分是主編劇,如果記名大家就會不敢講,所以會採取不記名的方式,讓別人來糾正自己的寫作。

雖然韓國的編劇權力很大,但是跟劇組的人員、導演是相輔相成的,像自己的作品都多半是10幾位主角一下子湧出來的故事,一定要與工作人員跟導演一起合作才可能完成。

 

Q3:以「LIVE轄區現場」為例,如何說服製作公司製作這樣的題材?

A3:剛剛說過韓國的編劇權力是很大的!自己與製作公司合作10年以上,彼此關係信賴,當自己說要做時,製作公司就做了。但是這類題材在市場上成功,就有可能性,是具有實驗性的。《LIVE》的製作費總共是150億韓元,最後接受了美國的投資(註:Netflix),二分之一的資金來源都來自於美國。韓劇的編制是展望全世界的,透過觀察人類、探討人類的故事。

 

Q4:劇中常使用西洋樂是盧編的個人喜好嗎?以及在劇中常出現吃泡菜等細節也是個人特色嗎?

A4:劇中音樂的挑選有專門的音樂導演,會尊重音樂導演的想法。

至於飲食的細節是因為韓國男人對於家中的小菜的意見很多。30代的男子可能不會回家吃飯,60代的男子可能退休了,就是中間的40代的男人下班回家就可能會打開冰箱拿起小菜吃,但是又不對味,就會對妻子抱怨。這種日常寫下來,這是韓國文化特殊的地方。

每個國家應該因地制宜寫下文化的特色。那也是一種教育意義,看了戲劇後,就會發現原來我們是這樣啊。

 

Q5:一個好的編劇的要件是什麼?

A5:首先不可以抄襲!抄襲會喪失創作想法與意見,也會遺失自己,會變得不想寫作。

在寫作之前應該先徹底的調查,要先謙虛,儘可能傾聽他人的話。作家要有想法,但是要聽別人的想法。對於自己的作品要有責任感,如果作品失敗了,不可以拿其他人當作藉口。聽別人的話,但是做決定的是自己,所以也要對自己的作品負責。

謙虛是指「平等看待他人」,認為別人跟自己一樣聰明。

當說出不懂年輕人在想什麼,或者是對年輕人說你不懂,編劇就已經死去了!

當你說服20代的人,觀眾才有辦法被說服。

應該把耳朵打開,聽進被20代指責的地方!

 

現在網路發達,只要願意寫作就可以稱上是作家。如何區分「作家」與「專業人士」?姿態很重要。

要做功課,不能被侷限。要努力學習專業的知識。不能憑空想像去寫東西。
現在的社會跟以前不同,以前寫錯的地方,因為無從查證觀眾並不會發現,我曾經寫過紐約有個亞洲街道的地方,但是其實沒有這個地方,也沒有被觀眾發現。

但是現在無知是立刻被發現的。

以《LIVE》為例,我們花一年以上的時間採訪相關的人士,在拍攝現場也都有具有法律知識的人監督。我比警察還了解警察體制。《LIVE》裡的弘一派出所,設定是比派出所大又比警察局還要小的規模,原型是在弘大附近的派出所。播出後有位在鄉下服務警察留言說,怎麼派出所會有這麼多人,根本不可信!不過那是因為他不了解,後來很多警察出面留言,在都市的配員就是這麼多,是你才不懂。糾正了那位警察。

 

現在社會人們知識飛漲,並且觀眾對自己沒幫助的就不會想看,編劇需要學習新文化,並且改進。

《LIVE》是希望大家能夠了解警察,幫助民眾與警察相互了解,你就必須要用顯微鏡觀察,才可以寫出警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。

電視內容必須越來越多元化,才會吸引人。也必須有廣告置入,韓劇也無形中介紹了自己的國家,外國人藉由看劇來了解韓國。

電視劇並不是夕陽產業,相反的他是一塊「派」。而且這塊派越來越大,像是OTT需求是一直增長的,先有美劇,接下來有韓劇,緊接著也會有其他國家的戲劇加入!

這塊派會用什麼去填滿?以往電視可能只有A級的內容,但是在OTT只要B、C級的內容有人喜歡,就可以加入這塊派。

如何加入這塊派?要做出不一樣的東西,自己就是堅持寫出韓國文化的作品。臺灣的話也應該寫出屬於臺灣文化特色的作品。

 

回答完五個問題後,時間也差不多在尾聲,最後盧編給大家一段話。

 

我是佛教徒,有句話是「天上天下,唯我獨尊」,意思是我尊敬我自己,我很珍貴,旁邊的人也一樣,我的想法也珍貴,直到完成之前,我不會丟掉。很多人不認為自己珍貴,總想寫不是自己的不一樣的內容是很愚昧的,我的母親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,不用問其他人,我這樣覺得,我的母親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。每個人的視線都不一樣,不要抄襲,就是不一樣的作品。

把自己的作品當作很不了起,我自己看得世界是對的,把學到的技巧寫出來,堅持自己。想像力與觀察力都是無法跟隨的。先從周邊的人開始,在場的人有聽說自己的父母說過:「如果把我的人生寫成小說的話,可以寫成10本小說嗎?」我的長輩們會這樣說。有時候只是有偏見聽不到而已。

你必須要採材、需要看很多書,用雙腳跑去取材,用一天的時間去聽別人的人生。我知曉我的製作公司的老闆的人生,他的父母。我現在大概花5個小時就可以知道一個人的人生。我在寫《DEAR MY FRIENDS》時,會去公共澡堂的食堂聽那裡的老人們寫他們的故事,這些都是我的故事素材,必須不斷地採訪。我的新戲是講述NGO,已經不斷採訪相關的人一年了,預計還要再採訪一年。

你有花過5小時去關心身邊的人嗎?

多關心周邊的人,也關心自己。

 

S__14663799.jpg

當講座結束,不禁感嘆於盧編的氣場強大,立場堅定、字字鏗鏘有力,對自己充滿自信心之餘,又不斷地告訴大家你必須要學會謙虛、學會聆聽。
為了對自己的作品負責,所以不斷地採訪觀察,讓自己的作品更加真實,傳達出心中訊息。當用高標準的職人姿態去完成後,對自己的作品也有了自信心,不怕被挑戰。
但是當你站得越高,會越加察覺自己的渺小,不論是在知識涵養的不夠,或者是自己一個人是不可能獨立完成所有的事物的,於是又更加謙虛面對世界,也會不斷地檢視自己的作為。

蘑菇與我也不約而同的感覺到盧編的言談個性理念間跟羅PD也有相似的地方,羅PD也提到過觀察周遭人事物的重要性,也很愛觀察別人、關心周遭的人,對於年輕一輩也很尊重,會去了解他們在做什麼、在想什麼?

也熱愛自己的韓國文化,同時也呼籲台灣也應該做出屬於自己文化的作品。

 

很有趣的是在盧編身上同時看見兩個有點衝突的人格特質「自負」與「謙虛」,像是盧編是第一次來台灣,之前沒來是覺得台灣跟鄰近的香港和中國很像,不用特地到台灣旅行,但這次來台灣,吃過一頓飯後,就發現其實台灣的飲食跟香港、中國是不同的,台灣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。以前的自己持有偏見的想法實在是太愚昧了!

有時吐槽自己的盧編很可愛,魅力十足,短短地講座時間根本不夠認識盧編,想要從她身上挖掘更多的寶藏啊~
 

雖然只有短短時間,但是盧編也是誠意十足!
比起技術面,傳授心法的盧編更知道聽者們需要什麼,才能在人生這條路上走得長久。

 

    tepp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